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专访点我吧外卖轻模式本没有优势何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9-02-21 11:19:57

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在商业世界里,“路”指的便是创业者苦苦摸索的商业模式,他们不怕苦逼也不怕无假少觉缺薪陪不了家人的无奈,因为选择创业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用奔跑换取梦想及成功。唯有一样,他们怕方向选错。

最近一段时间,约聊了很多正在转型的餐企,包括互联公司和传统企业,换赛道、挪坑、扩产品、调整商业模式者比比皆是,其中探讨最多的便是轻模式与重模式这对欢喜冤家。

“轻重之间”争议最大的领域,落在了大局已定的外卖O2O行业,亿欧就此也专访了近日在风口浪尖上的外卖O2O平台点我吧的创始人赵剑锋。

风口浪尖上的点我吧

先来看一组数据:在外卖O2O领域,总部在杭州的点我吧和总部一种选择在上海的饿了么均成立于2009年,到家美食会和生活半径成立于2010年,2013年以后淘点点、美团外卖才开始有动作,直至2014年百度上线外卖业务。

专访点我吧外卖轻模式本没有优势何

截至到2015年上半年,外卖市场的市场份额第一梯队玩家是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这三个平台均属轻模式运营,即利用第三方物流团队,迅速扩张到全国200多个城市;重模式外卖O2O平台到家美食会和生活半径业务均覆盖全国10个城市,点我吧用了6年时间却只开拓了杭州和上海两个城市。在融资方面,饿了么已获得红杉中国、大众点评、腾讯、京东以及众基金股份等青睐,并已完成F轮6.3亿美元融资;到家美食会、生活半径和点我吧在2015年之前分别完成了D轮、B轮和B轮融资;2015年8月后,生活半径和点我吧先后在亿欧曝出获得C轮数亿人民币融资的消息,且投资方均是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的合资公司口碑络。

新口碑旗下业务口碑外卖(原来的淘点点)总部与点我吧同在杭州,新口碑投资生活半径为的是地域上的优势互补;投资点我吧则是因为点我达;且点我达最近又获得创新工场的追加注资,其投资的聚焦点也是社会化物流众包模式运营的点我达。目前,点我达的竞品有外卖领域的所有玩家和物流领域的本地生活服务的第三方玩家,不管在资本的追逐还是在单量及城市扩张速度方面,点我达都让点我吧恰好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拿了数亿人民币融资的赵剑锋

点我达自今年9月上线以来的第一周就将业务覆盖到全国10个城市,截至目前,已覆盖全国20个城市,日订单量数十万单,赵剑锋称,预计2016年6月份将业务覆盖到全国100个城市。这与点我吧六年扩两城的速度明显不在一个层次。

点我吧多番获得融资和点我达迅猛发展,让外界感慨其由重模式向轻模式转型的成功。但赵剑锋却表示,点我吧可以拿到融资是因为其不只是一个纯外卖平台还是一个物流平台。前两年,玩家众多、战场格局未定,外卖平台可以疯狂获得融资;现阶段,外卖模式很难拿到钱,能拿到钱的是这些已经在战场的玩家,比如新美大(美团大众点评)、百度外卖、新口碑等,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虽然发力晚,却有现阶段外卖竞争利好的基础,即烧钱获取流量,这是巨头公司天然的优势。赵剑锋称,尤其是其投资方新口碑利用阿里及蚂蚁金服强大的资源和支付工具,可上布局流量及支付入口、线下布局物流及地推业务,有机会后发制人。

赵剑锋称,完全不看好垂直细分市场的玩家,分时外卖或由上门厨师转型到外卖领域等平台均没有做大的可能,只能赶紧赚钱。外卖市场已是巨头的游戏,细分领域在市场份额上没有外卖领域的可想象空间大,其火热程度也不及外卖市场。失败了前场的战场,外卖细分领域的后场比赛也难赢。

受资本追捧的点我达

点我达不同于点我吧,后者致力于打造本地生活,解决线上线下商品的上门服务,服务品类从狭义的餐饮外卖到广义的本地生活服务配送;前者是点我吧的线上孵化项目,通过“无分区、智能化、自动派单”的运营体系采用“众包+全职”的物流方式,满足各类短距离即时物流需求,核心竞争力是技术壁垒,即运力平衡体系、派单系统、距离收费模式。

受资本追捧的点我达,实质被看中的是其可想象空间。对于众包平台而言,一般每个配送人员的日订单量到近70单才可实现盈亏平衡,点我达通过技术体系可达到这个量,其订单来自口碑、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甚至点我吧,也可实现100%并单率(据说同行称有30%并单率已算不错),赵剑锋告诉亿欧,点我达对社会化众包的配送人员的补贴不是按照订单量计算,而是按距离收费,对商户收费额度高于同行,对配送员补贴低于同行,平均每单费用在十几元,但平台的收费和支出保持动态压力平衡状态。所谓压力平衡体系,类似于Uber的调价系统,可以优化资源配置,平衡需求为三方都带来利益。赵剑锋称,众包的本质是保持供需平衡,当商家的订单少时提高其费用补给配送员,反之同理,配送人员的收入会随着订单量整体规模越大收入优势越明显,其在防止刷单的情况下保证配送员持续高订单量,给予工作安全性。

在管理方面坚持扁平化管理,截至目前,点我吧拥有数百人,3000余名全职配送人员,50000余名兼职人员,每日产出数万个订单,其管理层除赵剑锋外设有主管级、部门经理级、总监级三级,第一级管理10人,第二级管理100人,第三级管理1000人,第四级管理10000人。在城市扩张时,也许坚持扁平化管理,办事处可以解决的绝不要设分公司,分公司可以解决的不设子公司,所以点我达没有子公司的,只有办事处;点我吧因业务需求,设有分公司。一番恶战下来,赵剑锋发现,其实北京市场并不难攻,难攻的是杭州。

点我吧到点我达,没有明显的轻重模式转型的变化,类似两个单独的公司,点我吧负责自营重模式,点我达采取众包模式,点我吧只是点我达的一个B端需要配送运力补给的客户,赵剑锋强调,外卖的核心和本质是物流,但并不是有人送到商品就算完结任务,还需要有服务。外卖分为送达服务和品质服务两种,比如沙县小吃的配送只需送达;而永和大王的服务需要配备有其品牌字样的服装、包装袋等配套服务。

被资方扭曲的外卖市场

高品质和低品质的外卖服务满足不同商家的服务质量要求,若想两者均达到高收入需高品质外卖收费高、服务好;低品质外卖补贴低、效率高,最终收入高。

到家美食会创始人孙浩曾称,外卖市场被资本扭曲,试图博弈经济规律,短期资本会制造繁荣,但最终一定是规律取胜,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互联的泡沫教育了市场,拉低了体验,这就是高端品质外卖的机会,用口碑创造的复购率黏性极高。

赵剑锋称很赞成孙浩的看法,外卖的本质就是物流,得物流者、降低人力成本者得天下。对于餐饮外卖而言,重模式是没有错的,轻模式本没有优势,资本方投资的多了,便有了优势;且在资本的左右下,使轻模式优于重模式。物流与外卖不同,让轻模式先发展起来,让物流形式产生变化;重模式同时一直做下去,使物流形态的变化重新定义重模式,彻底重建和改变物流,其社会价值和发展趋势需顺应商户可承受的成本范围,降低原有的成本架构,这才算做好了物流。

现在,大街上的现状是:一个餐厅门前停着五六家公司的电动车,线下配送人员戴着A公司的头盔、穿着B公司的服装、骑着C公司的电动车、拿着D公司的,在给E公司送餐。对于餐饮外卖,重模式没错,轻模式本没有优势,资本方投资的多了,反倒有了优势。餐饮外卖和第三方众包不同,社会化运力的众包可以让O2O平台、商家短时间内获得订单量、扩张速度及巨额融资。

本文作者李双,亿欧专家作者;号:youyou316628;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贵阳到厦门
防滑地砖图片报价
旅游鞋女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