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新版路遥全集推出日学者考证的路遥绝笔曝光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6-08 21:33:03

最好的钙片是什么牌子
散步预防骨质疏松
老人骨质疏松护理

新版《路遥全集》

路遥手稿

厚夫介绍路遥文学研究现状

白烨讲述路遥生前故事

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路遥绝对是一个不会被湮灭的名字。他的《人生》引发了一个时代的共鸣,他的《平凡的世界》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虽然路遥已经去世20多年,但他用文学得到了永生。近日,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推出了全新版的《路遥全集》,并于昨日在西安图书大厦举行了发布会,文集也首次和公众见面。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从北京赶来,而路遥文学馆馆长厚夫也从延安赶来,和媒体分享了路遥的文学人生。出版社透露,这套文集是目前最完整的路遥作品集,其中部分内容是首次公开出版。

新增部分内容属首次曝光

2010年,十月文艺出版社推出了第一版的《路遥全集》,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在参照此前出版的全集的同时,根据路遥家属提供的资料和图书馆查到的一些资料,十月文艺出版社推出了全新版的《路遥全集》。全集特邀厚夫介绍说,这套全集修订了第一版的不足和错误,弥补了一些纰漏,增补了部分内容,是目前国内最权威的《路遥全集》。

厚夫告诉,新增补的内容包括小说两篇、随笔散文九篇、两首小诗,还有路遥写给文学界朋友的11封亲笔信,而这些内容都取得了路遥家属或者当事人的授权。厚夫说,路遥的11封亲笔信很多都是第一次和公众见面,有些写得特别精彩,包括给《当代》杂志的亲笔信,给《平凡的世界》责编的信,还有给陕西作家的几封信,阐释了他的文学思想,是研究路遥文学创作的第一手资料,包括路遥的创作思想、创作行为和创作习惯等。厚夫直言这套文集就是给喜欢路遥的文学爱好者读的,文集的编纂更有逻辑性,路遥的文学创作轨迹很明白地显露出来。

日本学者考证的路遥绝笔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套全集中收录了一篇文章,被研究路遥的著名学者、日本姬路独协大学教授安本实考证,是路遥的绝笔。在昨日的发布会上,见到了该文章的路遥手迹影印件,文章是路遥为一位陕北作家创作的报告文学集而写的序言,落款日期为1992年6月5日,此时距离路遥去世只有短短五个月时间。不过厚夫也提出了他的反对意见,他不认为这是路遥的绝笔,因为据他了解,路遥在病榻上还笔耕不辍,白烨就于1992年8月收到了一封路遥的亲笔信。“信非常短,是谈具体事务的,所以我们没有将其收录到文集中,如果说6月的文章是绝笔,那么8月的书信算什么?”白烨透露说,这封书信他至今依然保留。

厚夫说:“虽然名为《路遥全集》,但不可能竭泽而渔,也不可能囊括路遥的所有公开或未公开出版的作品,任何的文集都做不到,但这套文集尽力一打尽了路遥创作的重要作品,目前来说是最权威的。”

沉淀下来的一定是经典

仅十月文艺出版社而言,2009年取得路茗茗的授权后,四年时间就已销售了250多万册的《平凡的世界》和100多万册《人生》,由此可见有多少读者喜欢他。白烨解读路遥作品受欢迎的原因是:“给人以向上和向善的力量,给人以滋养。其实每年都有五六千部图书问世,真正能留下来的又有几部呢?时间在挑选作品,读者也在挑选作品,大浪淘沙,沉淀下来的一定是经典。”

厚夫评价说,路遥善于把苦难转化成前行的力量,他一直秉持着一个坚定的文学信念,就是不仅要取悦于当代,还要给历史以交代。“他始终把写作看得非常沉重,视作自己的生命,他是诗性现实主义作家,在用中国的艺术方式讲中国的故事。”

谈当下

路遥文学奖能设

但眼下不合时宜

今年初,路遥生前好友高玉涛在京宣布启动以已故作家路遥命名的“路遥文学奖”,但很快遭到路遥女儿路茗茗的强烈反对。路茗茗委托十月文艺出版社向全国媒体转达她的意思,不同意设立路遥文学奖,并建议社会团体不要给该奖项捐款。此事目前进展如何?因为路茗茗昨日因事没有参加发布会,白烨回答了这一问题。

白烨年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认为目前设立路遥文学奖不合时宜。昨天他依然表示:“现在还是不合时宜,高玉涛曾发给我一套书面材料,是关于路遥文学奖的很多设想,我觉得一些设想还是不够成熟。一个奖项的设立是复杂的,包括各种内容,奖金的募集管理、文学奖的评选方向,还有参评资格、获奖资格、评委资格等。茅盾文学奖已经设立20余年了,至今依然有争议。所以路遥文学奖怎么运作,怎么实施,都需要平心静气地研究,既然已经有那么多文学奖了,路遥文学奖晚登台也没有关系。”

白烨肯定路遥文学奖是个好事,从长远看可以做,但眼下的确不合时宜。目前高玉涛和路茗茗双方还在进一步沟通,所以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忆往事

写完《平凡的世界》

路遥“痴傻”了一阵

陕籍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是路遥的生前好友,即使已过去了二十多年,忆及路遥,他还是有一肚子话要说。他说陕西文学界有不少作家都是“拼命三郎”,路遥更是把全部精力都扑到了文学上,他觉得写了六年的《平凡的世界》消耗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气息。

白烨回忆,其实在创作《平凡的世界》初期,路遥就生过一场大病,也许在那个时候,路遥也想到了死亡这个问题,他也在担心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让《平凡的世界》成为《红楼梦》《创业史》那样没有完结的作品。所以后来他更加用全力在写这部书,写完《平凡的世界》后,路遥仿佛被掏空了一样,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似乎都处于“痴傻”的状态。每天都搬着一把破竹椅,坐在省作协的院内,一坐就是一下午,啥也不干,就是隔着大门看建国路上的人来人往。

白烨当时已在京工作,也有几位好朋友参加第三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一直非常喜欢《平凡的世界》的白烨就委托了好几位朋友,在投票结束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平凡的世界》是否获奖。“投票结束后,我一位好友回酒店后给我打了个,说《平凡的世界》投票过了。我又担心他一个人说的是否可靠,后来另一个好友也给我来了个,肯定了这一消息。我又追问‘投票过了是不是就没问题了’,听到朋友回答‘是的’,我激动坏了。”放下,白烨就急忙骑上自行车跑到最近的邮局,给路遥发了封电报,满肚子话汇成了八个字“大作获奖,已成定局”。路遥后来告诉白烨,他拿到电报的一瞬间,兴奋得只想和人分享,可当时正是午休时间,作协院内空无一人,他的快乐也没人分享。

白烨还记得路遥赴京领奖时,白烨、路遥、雷达三人坐在酒店的地毯上,中间放了一个烟缸,三人聊了整整一夜,还商量要去前门好好“搓”一顿。“当时的奖金只有五千元,结果饭局原本定了一桌,后来人越来越多,来了三桌,五千块钱也全都吃完了。”说起这些,白烨至今满含笑意。

本组文/ 张静 图/ 尚洪涛

产业结构调整热议优化升级成为主攻方向
北京市拟制订食品摊监管办法
入侵资产端网络信用卡狼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