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TD将作为自主创新典范载入史册0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3-21 11:34:39

驳《TD:最坏的自主创新》一文

TD不只是我国的一项自主创新技术,而且是一项世界公认的3G国际标准之一;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的TD-LTE-A又是国际电联批准的4G国标标准之一。这是经过几代人,特别是从事这一工作的相关科技人员日以继夜不断努力的结果,是任何一个有良心并具自尊的中国人梦寐以求并为之欢欣鼓舞的结果。而恰恰就在此时,某站专栏作者郭某,鼓其如簧之舌,或曰:挥动舞文弄墨之笔,在一篇奇文《TD:最坏的自主创新》中,首先数落工信部前部长李毅中,说其决策“将被我国的创新史家永远当做(作)负面教材”;然后污蔑“TD八老”, 是“将自己的名号留在了赌局上”;再然后指名道姓说“TD三剑客”是“食客”,被蒙骗者或本身就是他的水军,甚至这样毁谤的词都用上了:“大唐出来的这些泰斗…名字会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概而言之:支持自主创新TD的人“有罪”!意犹未尽,连搞了点自主创新的WAPI(不同于国外标准WiFi)也一并捎上陪绑!来势汹汹,乌云翻滚!让人似乎闻到有点 “甲午海战”前的味道!大有不将国家的自主创新TD一棍子打死决不罢休的架势。但挑起这次事端的却不是洋人,而是假洋鬼子!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看看贩卖的究竟是些什么货色!我们先从这位科技专栏作者逻辑上的混乱谈起。在他的“IT丛林笔记”中说到:“……这就是我为什么强烈反对TD和WAPI等伪创新”,而在这篇奇文的标题却是《TD:最坏的自主创新》。前段中,伪者假也,指“不是创新”,后面标题却又说是“自主创新”,(“最坏的”三字只是专栏作者加的形容词,不伦不类),前面说不是,后面又说是,到底是还是不是?前后矛盾,等于在打自己的耳光。

至于是不是“最坏的”或是“假的”,看看“三剑客”在上或著作中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已分析得十分清楚了,何况作者自称是在IT行业混过的人。否定人家之前你总得将人家的文章先看一下吧!这又使人想起TD论战的早期,还曾跳出个比这位作者头衔大得多的所谓学者大放阙词,将TD几大创新点之一的“智能天线”说成是伪科学,也闹腾了一阵子;后来智能天线终究做出来了且用之于实践,仍不甘心,又说它像门框一样大,谁会用?后来不是做得小巧玲珑还带有装饰品性质的产品了吗!TD的智能天线发展至今,已有单极化、双极化、AEF超宽频双极化、AF/AE二合一智能天线等多个产品,延续至4G中,还可考虑将智能天线技术和MIMO技术相结合,使得通信终端能在更高的数据速率下实现可靠传输,进一步提高通信系统的性能。这位学者难道不会“悔不该当初那么莽撞?”

所谓专栏作者像找了个上方宝剑似的引用下面的一段报道:“2010年12月,国家副总理王岐山访美期间表示,到了4G时代,运营商可自主选择标准”,这本是在公开场合下回答的一种官方语言,如果换个加入了WTO的其他国家的对应政治人物,也会作这样类似的回答。但真正到达4G时代,欧共体27个成员国肯定是只用一种适合于他们的制式,美国也将不会例外。因为这是涉及一个国家整体利益与安全的一种系统制式,而不是单纯地选用某种一般商品那样简单。而作者竟将王岐山的这句话进一步引申为:“也基本上宣告了3G时代TD的完败。。。。仅仅两年多,TD的闹剧已经结束。”这与王岐山的原话究竟有什么因果关系?逻辑上荒谬达到何等程度。事实上中移动的TD用户即将达到2000万,而且今年要向5000万的目标迈进!在全国330多个城市共建了22万个基站的TD,遍布城乡。TD进展举世无双,怎么却成了“TD的完败”?

我国由于适时上3G,避免像和记黄埔那样3G上得早招致上千亿元的亏损,而我国对3G投入的硏发费用不及国外投入的十分之一。2G时代,据粗略统计,由于重复建设起码浪费了6000亿元。而采购国外设备,约9000亿元流进了国外厂商的腰包。迈入3G时代,由于采用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制式,节约所需付出的专利费用及购置国外设备的资金何止万亿元!光就这一点已是了不得的一种成就。而且培养了一支具有自主科硏能力的技术队伍,这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还打造了一条TD的完整产业链,为未来的4G标准TD-LTE-A产业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席卷下,国际上不少IT产业陷于困境,甚至破产倒闭,惟独发放3G牌照之后的中国,显得“风景这边独好!”。而所谓专栏作者竟看不到(或不愿意看到)这些伟大的成就,却胡说成什么“产业链阴谋”。

此外,竟将3G中TD-SCDMA与它的后续演进4G中的TD-LTE-A完全割裂开来,认为“虽然冠之以TD的名号,但实际上核心技术却是LTE,仅保留了少部分TD的东西” 也是十足的外行话。众所周知,国际上移动通信的从1G到3G都是频分双工(FDD),就像高速公路一样,有上行的路也有下行路。只有中国提出的3G国际标准——TD-SCDMA是时分双工(TDD)的,它利用了语音通信一人说他人听和互联下行数据量远大于上行的特点,只用一条路按需分配上行或下行的时间就够了,所以TD有它节约频谱的天然优势。

到4G时,国际电联所通过的4G标准分成了两类:一类即我们的基于TDD的时分标准,另一类即基于FDD的频分标准,TDD与FDD在高层和络侧是基本一致的,基础技术也是相同的OFDM、MIMO,其差别主要在底层上。前者是基于时分,只需一个频带传输;而后者是基于频分,它需两个频带传输,因此,正是TDD-LTE-A 沿着TD所开辟的新航线演进,才传承了其所需的频谱带宽窄的特点,从而具有频谱效率高的主要优势。尤其是现今频谱属稀缺战略资源,故我们所采用的时分制式优点尤为明显。否则国际电联为什么要将它们分成为不同的两类制式。

尤其不能容忍的是对“三剑客”的无理指责,几乎达到人身攻击的程度。而且还将这种指责扩展至支持TD的其他学者。请看奇文:“除了“三剑客”,还有所谓的“八老”等等的说法,总之,TD已经不缺乏食客了。”这简直不值一驳,却用得上我国的一句格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应该告之的是三剑客之一李世鹤,确曾在大唐工作过,属学成归国的爱国留学生,曾在他的博士论文的扉页写上了“献给我的祖国”。另两位原与大唐毫无瓜葛,甚至与李世鹤原也不相识。从上早已流传的一篇文章“两个值得尊敬的老知识分子”中摘录点就够说明问题了。

“ 李进良老师我是熟悉的,因为他曾经做过《移动通信》的主编,在通信业和通信媒体圈子是知名专家,作为一个著名技术专家,李老师早已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应该说是功成名就了,丁老师我不算熟悉,他是南开大学信息学院教授,是我国著名专家。

从观点上对于TD一些看法我和两位老师是不尽相同的,但是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先生,以这样执著的精神为了TD的发展呕心沥血,竭力奔走,这是为什么?为了钱,不说处于发展中TD联盟还拿不出太多钱做公关,就是有公关费用,可能也用不到两位老先生的身上。为了名,两位老先生已经是功成名就的人物了,就是TD取得了更大成功,出名可能也轮不到两位老先生。我想,他们是为了信念,为了中国老一代知识分子的信念。”

看来这位专栏作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哗众取宠,总想“一鸣惊人”。如果鸣得有理,合乎实际,能推动我国科技事业的创新与发展,当然会受到肯定与鼓励。可惜作者虽有一定的分析能力,文笔也还流畅,本有可能做到这些,只是不太讲逻辑,不注重事实,缺乏从事科研工作的体验,对“自主创新”缺乏真正的理解,故容易得出一些错误的论断。加上志大才疏,以致所作所为的实际效果是要将一座经过10年功夫千辛万苦建造的TD大厦摧毁,同时也抵毁了曾给这座大厦增砖添瓦的所有仁人志士(无论是学者、媒体人抑或是官员),并希冀以此为捷径来博得“一世功名”。这使我想起古希腊时代的一则故事:某人为了留名后世不惜放火 把“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阿耳忒弥斯神殿烧掉,那可是个万夫所指的臭“名”!究竟该人姓甚名谁后人谁也不想记起的!(当然不是说作者是这样)。建议专栏作者再好好研究下日本是怎么兴起的?芬兰的诺基亚是怎样起家?近年韩国又是怎样在赶超日本?初创时,无一不是你所说的:“一个缺乏技术实现能力,一点产业链基础都沒有”的落后弱国。按你的逻辑就应是“注定在商业上毫无成功的可能性”,他们后来怎么就成功了呢?而且在世界IT产业中曾一度领先!我们中国是一个比他们大得多的国家,且已称得上是生产大国,有充足的外汇储备,而且在3G、4G时代都拥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标准,怎么在你的眼中反而会不可能成功了呢?敬请三思!奉劝阁下带点民族的自尊感,下点真功夫,脚踏实地好好研究硏究,做些有益的评论和建议,还是大有作为的;否则只能是“螂臂挡车”!

历史总是滚滚向前,你不是自称“对于多变的现象世界着迷,以至于忘却了归途。”你的归途何处?愿是前者!

(通信世界刊登此文只为信息传播,不代表通信世界立场。)

中恩中科特膳
参皇软膏是治疗什么的
吃什么药预防脑中风
晚上多夜尿吃什么

相关推荐